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六 晨曦(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子仁厚,这对于如今的文武百官来说,并不是单单的颂圣言语。比起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的喜怒无常,群臣动辄得咎甚至于获罪处死,当今皇帝尽管自即位之后便推行了数桩新政,但手段循序渐进并不激烈,恰恰相反,对王公贵戚还颇为温和。最最重要的是,陈善昭这个皇帝从来没有恢复锦衣卫,又或者是在京卫之中另择一卫赋予侦缉权限的意思,宫中宦官的权限也大大缩减了。于是,在这么一位皇帝的手下为臣,有人感到轻松,也有人懈怠,更有人打起了别的主意。

    因而,永安年间的第一件大案,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爆发了。当原职只不过监察宫人女官情弊的宫正司,揭出了乾清宫内侍贾山勾连兵部武库司郎中及此外数人,透露皇帝御批及泄露御言数事的事情传开之际,一时震怒的皇帝直接命涉事官员下三法司审理,而将犯事的贾山直接交给了宫正司,命讯问其罪。不过三天,贾山便一口气攀咬了十几个内侍,其中不乏在二十四衙门中有头有脸的,而捎带的外官也不下数十。

    事出不过三日,朝中一片哗然之际,宫正司就已经上交了一份罗列着十余内侍总共不下二三十条罪名的详细折子,而陈善昭更是吩咐将这一奏折传抄五府六部内阁都察院大理寺等各紧要衙门。即便是最初对于宫正司兴师动众牵连无数大为不满的朝官们,当从头到尾看清楚这一份清单似的奏折时,也一时都大为震惊,同时又踌躇了起来。

    内官毕竟是宫中的内务,天子肯就此传示折子给他们,这就已经很贤明了。而且随着折子发下的还有陈善昭的朱批,意指除起头涉事的外官之外,此后攀咬出来的尽皆不论,这无疑是给了曾经或多或少做过某些事情的朝臣一个机会。于是,夏守义张节二人都保持了沉默,而以黄文忠为首的内阁大学士们,也都三缄其口,至于其他本有意求情和劝谏的,最终也大多消停了下来,只有几个科道言官慷慨激昂上书指斥女子干政诸如此类云云,然而这一次,一贯对外官言事极其宽容的陈善昭,却是破天荒在朝会上把这些人拎了出来。

    “若是依照卿等之意,宫中内侍勾连外臣徇私枉法贪墨无数,朕就应该放任不管,乃至于让宫中乌烟瘴气一片?宫中事务本就是皇后职权,女官六局一司更是太祖皇帝的祖制,只是其后式微,职权渐渐为宦官所夺,如今宫正司不过做了分内事,何来所谓干政?朕从不禁言官言事,但却绝不容所谓风闻奏事!从今往后,但凡科道言官,每年另行考察。每折言之有物能推行的,一年若有三折,记卓异,不能推行却还中肯的,一年若有五折,记中平,捕风捉影危言耸听的,一年但每折鸡毛蒜皮言之无物,则记不堪。三年若年年不堪,降等!”

    宫正司烧起的火,最终却从宫内绵延到了烧到了科道言官的头上,这下子也不知道多少人始料不及。就连夏守义和张节这样早就得了通气的三朝老臣见陈善昭利用这个机会发难,心中也不禁有些异样。此次皇帝原就是整饬宫内,于朝官的牵连并不多,偏生还有人非要撞到矛头上,也怨不得天子震怒的同时,找到了对约束言官的由头。可如此一来,宫中女官权力渐大,皇后只怕威权更重。这一位现如今就已经独霸后宫了,日后若真的生出揽权之意,谁人能制?

    大佬们忧心的是皇后权力太大,日后会有不测之祸,但对于皇太子陈曦来说,哪怕他是在先头仁孝皇后膝下长大的,教导他的是太宗皇帝,但父皇母后的秉性在这些年的相处中,他早就看明白了。知道前朝非议再多,父皇也决计不会心疑母后,而母后就算威权重,也决计不可能有擅权的打算,他心中对那些大佬们的担忧很是不以为然。

    可是,他实在不太明白,这么一件事为何不是稳准狠地收拾在可控范围内!须知父皇自从即位之后,纵使严格爵位世袭,却也说了是已经定的不论,降等封王也是从如今这些王爵的后一代开始,皇家直系则是从这一代开始。至于那些鼓励农桑的举措,人人都称之为善政,更加不会非议。就是官员考核,也是先京官,再外官;先南北直隶,而后推行到其他布政司和各州县,时间表都是清清楚楚的。而今次突然兴大案,是宫正司私心立威,还是别有缘由?

    眼看宫正司这一把火烧得宫中人心惶惶,纵使东宫的内侍宫人也有不少在背地里议论纷纷。人们不敢非议帝后,对于早年建功深得圣眷的秋韵亦是不敢明着指摘,对齐晓这个资历浅薄偏生又平步青云的,指斥为倖进已经是客气的了,甚至有人言之凿凿地说,那位用了巧计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