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晓彤与拨浪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晓彤怎么了?”张震心里一紧,拧转身子正直面对毒蛇,几乎要站起来,急忙问道。

    黄雀,晓彤,两个名字,同一个人。

    在师门里,张震要说自己最敬重的人,自然是自己的师父,但这种敬重也止于敬重,像是对着一个遥远的圣人,敬仰他,却谈不上牵挂。

    至于自己另外几个师兄弟,像是毒蛇,张震是毒蛇的师兄,毒蛇是他的师弟,可他们之间,却从未以师兄弟相称过,都是直呼名字,其他几人也是如此,那么他们相互的感情,可见一斑。

    自从离开了山,张震唯一牵挂的,就是晓彤了。

    在山上,师父叫她黄雀,苍鹰叫她黄雀,棕象叫她黄雀,毒蛇也叫她黄雀,只有张震,叫她晓彤。

    她是被张震抱在怀里上了山的,那时候她才两岁,张震也才七岁。

    那也是张震记事以来第一次下山,被师父带着,原因么,自然是杀人。

    按当时他师父的话说,张震已经学了几年杀人的技巧,有了点底子,可光闷着头学也不行,还要去看,那时候他两位师兄也还都青涩,带不得他,于是他师父就亲自带他下了山。

    说来也可笑,第一次下山,第一次真真正正的见识杀人,张震却没记住当时杀人的情形。一点模糊的印象,也都被潜伏时的紧张和忐忑遮掩了,哦,还有当时恼人的飞虫,在耳边头顶嗡嗡飞着,赶不走。

    相对于师父教诲的如何杀人,更吸引张震的,却是山下的花花世界,让张震知道,天下的人竟有这么多,他们的衣服竟能这样好看,他们的房子也竟能这样精致。

    也让他知道,一个小鼓,底下插个棍儿,再在两边用绳子系上俩竹球,放在手心里一搓,就能来回一边转一边发出好听的声音。

    张震那时也很想有一个那样的小鼓,也很想放在手里搓一搓,听听响。可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他师父就拉着他走远了,他回头想多看一眼,那卖鼓的小贩又被人群挡住,怎么寻都寻不见。

    跟着杀了几个人,他师父又对他说了许多话,张震糊糊涂涂的听着,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脑子里,只念着那个会转的小鼓。

    要回山的时候,才遇到了晓彤。

    张震倒希望没遇到她,那时如此,现在,虽然多了几分不舍,但总的来说也是如此。

    因为张震遇见她时,她太凄惨了。

    她家是一出大院,门前的狮子门头的匾,看起来家境颇为殷实。师父带着张震从她家门前路过的时候,恰好看到一群面相凶恶的人从她家离开,手里捧的包袱背的,收获颇丰的样子,那群人离开时笑声很大,跟院子里的惨叫声相互映衬。

    师父对世事一直都是冷眼旁观的,富的不攀穷的也不救,可那会儿不知怎的,突然就说要进院子看看,张震自然也跟着进去了。

    然后,他就生平第一次,恐怕也是有生之年最可铭记的一次,被极大的震颤了,震动到他还算幼小的心灵深深颤抖。

    见到师父杀人,可能是被太多的灌输杀人方面的东西,也可能是他师父杀人的方式太平静了些,张震倒没多大的感触,只是心心念念着他那会转的小鼓。可见到晓彤的时候,那种惨状让张震彻底呆滞了,一边害怕,一边瞪着眼睛看,不是他想看,实在是他怕的忘了闭眼。

    进了大院没走几步,门口歪倒的栏杆上就趴着一个上了岁数的老仆,老仆两手被反绑在背后,一条腿微微蜷着,腿上套着黑色的裤子,穿着黑布鞋,略瘦些短些,大体来说跟寻常的腿没什么两样。可跟另一条腿一比,这条寻常的腿顿时又显得太好看了。

    他另一条腿上仅剩了腿骨。

    大腿骨,膝盖上残留的些许软组织,小腿骨,白森森的,没有一点肉。割肉人的手法很精到,骨头刮的很干净,连血迹都很少残留,但又只刮了腿上的肉,脚还是完好的,甚至还穿着鞋。

    他腿上的肉,在他嘴里。

    他嘴张着,嘴里鼓鼓囊囊,嘴外面还吐出了一滩,肉条肉沫,红红白白的一片。

    这还只是门口,还只是开始。

    再往里走,倒吊着被割了脑袋流血流成人干的,从嘴巴到下腹用一根木棍串了架在火上烤的,绑在柱子上被用箭射的像刺猬的,如此种种……

    师父面无表情,在院子里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便径直朝正屋走去了。

    张震不敢跟着,也不敢再看,又不敢独自出去,只好就近躲进了大门东边的柴房,紧紧的关了柴房木门。又怕看不着师父,被师父落下,就趴在柴房窄小的窗口上,隔着窗户纸向外看。

    他太害怕了,心里的弦一直绷着,所以当一阵异响突然出现的时候,他吓得几乎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