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是哪里?

    苏羽歌迷迷糊糊的想,却睁不开眼睛,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像是悬浮在半空中。

    喉咙好干,脑袋好痛,手脚无力,但却又也不像濒死的状态……妈蛋,我还不会发烧了吧?

    真是……所以说她一点都不喜欢活着,活着干嘛?活受罪啊……

    “朕有个毛病,别人越想得到的,朕就偏偏不能如其所愿……”

    “你敢死一个试试?”

    一直有一个冷清的声音回响在耳畔,那清冷的少年音,仿佛有所触动却始终紧抿成一线的唇,那,究竟是……

    哪个三八啊!??

    -

    “小白哥,公主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了,再不醒的话,我,我们是不是就要……”顺子一边脸色苍白的为苏羽歌换湿毛巾,一边哆哆嗦嗦的对小白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呸呸呸!别乱说!公主会醒的!”小白此刻比上顺子其实也镇静不了多少,连太医署的人来看过后都说,公主本身体质就很弱,不是能久撑的,现在又来了水里这么一下子,风寒入骨,根本无力回天。而皇上的意思是,这两个人照顾公主不周,若此时公主病好了,便既往不咎,但若是公主有什么不好了……

    小白吓得战栗了一下,努力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到苏羽歌身上。此时除了好好照顾苏羽歌,祈祷她快点醒来,就没有别的指望了。

    小白紧紧闭上眼在心里头碎碎念,老天保佑,他余小白上有老下有小,阎罗王,求您把公主的魂魄留下来吧,公主那么美那么年轻,肯定还没活够呢,况且他和顺子两个人的脑袋可是和公主的性命系在一起的啊……

    就在这时,床上那原本安安静静的做尸体的人,秀丽平静的五官忽然狰狞起来,小巧绛唇咬牙切齿的喃喃着什么,长而翘的睫毛猛地睁开,苏羽歌挺尸般坐起来大叫一声。

    “翠花你个王八蛋!!”

    狠狠的骂完这一句,她因气结,剧烈的咳嗽起来。

    一旁傻掉了的两人惊喜的对视一眼,眼泪汪汪的上前给苏羽歌拍背顺气。顺子激动的倒了杯茶递上去,太好了,他这颗脑袋看来暂时是安全了!

    “太好了公主,您,您终于醒了,呜呜呜……”小白给苏羽歌拍着背,却忍不住自己呜咽起来,一副可怜巴巴的小狗模样。

    苏羽歌无语的反过来揉着他的脑袋安慰:“没事啦没事啦,不哭哈……”在心里默默的吐槽,这真的跟顺狗毛一样啊,话说这是怎么了?翠花呢?

    “对了,”小白抬头对顺子招呼,“愣着干嘛,快去禀告皇上啊!”

    顺子忙点点头,开心的跑出去。

    苏羽歌一听翠花要来,满脸的嫌弃不加掩饰就出现在脸上。

    小白虽然不知道皇上和公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日两人双双落水,又在白笥湖旁起了争执,这些事情虽然都被压了下来,但大家只是表面上不讲而已,私底下对于公主寻死的事早已传了开去,现在流行的最广的一个版本是牛花公主对于丧夫之痛悲伤过度,决心随先皇而去。

    那时小白在现场,他亲眼目睹了两人对峙的全过程,就是公主说她要死,皇上说我偏不让你死,然后公主就被气晕了,似乎真的就像传闻中说的那么回事,看公主外表娇弱,没想到内心如此贞烈,令小白不由得肃然起敬。

    可看公主听到皇上的时候的模样,似乎还在记恨皇上。小白叹了口气,哎,公主可真是有些……狼心狗肺啊。

    “公主,先喝水,喝水。”他把茶水递给苏羽歌,苏羽歌正好口渴难耐,只是茶水是刚烧开的,一口饮下难免烫嘴,只好自己用嘴吹干。

    “公主啊,您是不知道,您昏迷的这几天,皇上可是天天下了朝就来看您,向奴才们询问您的身体状况,可关心您了!”为了调节母子关系,小白添油加醋的说。

    苏羽歌小饮一口,恩,还是有点烫。“我睡了几天?”

    “整整三天,您要是再不醒来,奴才的这颗心脏迟早要完了,”小白一听,咦,话题跑偏了,赶紧扯回来。“皇上对您啊那是没的说了。这三天天天都来看望您,皇上自己明明也染了风寒,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对公主却是特别关心呢……”

    苏羽歌不理会小白絮絮叨叨的一堆话,这还是我养的小白吗?满嘴说的都是我不爱听的。她把杯子里的水吹着吹着喝完了,可还是渴,便下床去再倒一杯。

    “公主别动,千万别,让奴才来!”

    苏羽歌已经双脚触地,没有想象中的坚硬冰冷,她低下头走过去:“好软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