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羽歌秒速起身把手机捡起来,躺回床上,把姿势调整好。下一秒,一个高大俊秀的身影推门而入。

    苏羽歌挑眉,哦,是青鸟翔。

    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来,那完全是因为目前在她见过的众多子女中,就属他和翠花两个长得最好看,偏偏这两个长得最好的还经常在一起,苏羽歌对他的印象也就极深。

    不过这个名字……翔,谁取出的名字,你咋不上天呢括弧笑。

    此外,虽然他总是一副很轻浮的外表让人觉得不可靠,但凭苏羽歌丰富的阅人经验,她觉得这个九皇子能混到这个位置,在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不光是靠和青鸟连镜的关系好,没有几两手段是不可能的。

    他走近苏羽歌,一身紫色宽袍官服丝毫不同于电视剧里的臃肿大人,显得很挺拔。飞眉入鬓,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扬,眸中却有深沉的暗光流转。

    青鸟翔直直走过来,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了。

    苏羽歌看着这十九岁的儿子,怎么看怎么不适应。

    就像很多现代的学生一样,在课本上看到一个女人多少岁,她的孩子多少岁时,总有人会下意识的用前一个数字减去后一个数字,以此来推断她生孩子的年龄。

    如果她将来载入史册,后生们就会发现在这个朝代,有个叫牛花的公主在一岁的时候怀胎十月生下了翠花,而青鸟翔……已经不够减了。

    “近日朝政繁忙,本王未曾来看望公主,还请公主见谅,”青鸟翔率先打破沉默。他忽然想起那日,神采飞扬的她坐在花轿中,惊艳四方,可此时……他的眼睛落在苏羽歌稍显苍白的脸庞上,竟有些微微的心疼。不肯轻言自己的苦痛,可心里早有了一份决绝……她就是这样一个倔女子吗?

    “没有的事,王爷不是在我醒来没多久就来探望了吗?这份心意我已收到了。”苏羽歌完全不知道他为自己的自杀都脑补了些什么,只是注意到青鸟翔还随身携带了一个檀木盒子。

    注意到她的视线,青鸟翔把盒子摆了桌上。

    “怕公主闲时无聊,皇上让本王送来青俞的瓜子,给公主品尝。”

    瓜子!苏羽歌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可随着青鸟翔把盒子打开,她的眼角狠狠抽了一下。

    什么鬼。满满一盒瓜子仁,竟然是不带壳儿的。

    这叫什么事,嗑瓜子不亲自嗑皮儿能叫嗑瓜子吗?一个没被嗑过的瓜子不是好瓜子啊,翠花,你对瓜子根本一无所知。

    等等,翠花还不会是怕她自杀吧,用瓜子壳!?卧槽,那这想象力简直突破天际……

    看着苏羽歌不断变化的表情,青鸟翔忍不住轻笑,这个女人依然这么有趣,她的心里到底都在想什么呢,真想把她的小脑袋剥开来好好看看。

    为了逗逗她,青鸟翔无比娴熟的捻起一粒瓜子仁,递到苏羽歌的嘴边。

    苏羽歌一脸蒙逼。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要调戏你未来的老妈?

    她本想义正言辞的拒绝,可看到青鸟翔那纯洁无害的笑容之后,她动摇了……不对不对,苏羽歌你不能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啊,你看看那纯良的目光,那虔诚的手掌,怎么可能呢。

    她眼睛一闭,吃了他手上的瓜子仁。青鸟翔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上下长长地睫毛轻轻搭着,未施粉黛的脸庞白皙通透,小巧红润的唇咬过瓜子仁…他忍不住用修长的手指若有似无的划过她的唇瓣。

    嗯,手感很好。

    苏羽歌则整个人僵了一下,像触电了一般,随后狠狠瞪了他一眼。

    “青俞的瓜子香甜可口,果然很合公主的胃口。”他对那目光却似无比受用,开心的笑起来。

    “呵呵,很好吃。”这特么就是个小人,鉴定完毕。

    “瓜子虽好吃,但上火,还是克制一点的好。”青鸟翔脸上挂上招牌的轻浮笑容,苏羽歌发现,他现在的笑和刚刚开玩笑的模样又有些不同。总觉得,他的笑容就仿佛是个面具。

    “本王尚有要事在身,不能在此久留,也怕耽误公主休息,就此告别。”青鸟翔站起身。

    再见再见。苏羽歌在心里对他使劲挥挥手。这对兄弟,个个活宝。

    —

    又过了半日,苏羽歌躺在床上一边听歌,一边把剩下整盒瓜子都吃完了,心中也多了些考虑。

    她现在的处境,想要自杀很困难,屋内根本没有可以借助的道具,外头又有重兵把守。她需要借助别人的手来杀死自己,但她又不想让那人因此承担责罚。而普天之下唯一能杀了太后又不被降罪的,就只有一个人——翠花。

    想让翠花杀了自己,就必须惹他发怒,做些事情让他记恨,说白了,就是作死嘛。

    她擦擦嘴巴,脸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