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言一出,青鸟连镜的脸上终于显出些许惊讶来,但随即又掩盖下来,看着苏羽歌的目光更沉了一些。

    她的医术非常好。只是凭那段时间的接触,就能这么准确的诊断出自己的脉象。千羽国养了这么个好医术的公主,他为何没听探子提起过?

    宫人敏感的察觉到氛围变严肃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对苏羽歌的那番话很是不解,其实那两句是医家断脉时的常用语,断的是沉脉。

    苏羽歌转而走向端药的宫女身边,边走边自言自语般的,“白芷?好香呐。”

    伸手要拿起那碗汤药,就在触及碗杯的那一刻,手却被一个大力抓住。

    砰当一声,瓷碗落地,汤洒一地。

    苏羽歌脸上由惊转笑,冷冷的:“哀家也不过是关切你,怎么,还怕哀家放毒进去不成?”

    话音刚落,在场宫人纷纷跪地,屏声敛息,一是不敢言语。

    青鸟连镜放开苏羽歌的手,低沉着眼眸,声线冷冽:“都下去,换一碗。”

    里面的人忙不迭的都退了出去。

    “母后医学造诣颇深,能否指点一二?”青鸟连镜皱眉看着苏羽歌。少年变声期略带沙哑的声音很是低沉。他想知道这个女人了解了多少。

    苏羽歌皮笑肉不笑的绕着青鸟连镜慢慢走起了圈:“首先,皇上脉搏缓慢沉力,当属沉脉,主病为寒证。有力为实寒,无力为虚寒。寒则凝滞,气血运行缓慢,脉迟而有力。这种脉象需用行气药,白芷性温,对次症状并无改良。”

    一边说一边心中也在想,白芷主治感冒体虚什么的,也就是说这皇上在喝一些根本没什么用的药。然而宫中懂医之人不在少数,皇上吃的还是这种带有奇异香味的汤药,难道是在掩盖什么?

    细细思量间,她忽然闻到一股夹杂在香气中的腥气。

    原来如此,那她大概可以猜出来了。脚下的步子停下,苏羽歌嘴角浮起自信的浅笑:“白芷味香,这殿中常以此药,到处都有这样的香味。于是,常人便很容易忽视其下的那股腥味!哀家没猜错的话,皇上表面上在服白芷,而真正的药,是鱼腥草和南柴胡!”

    青鸟连镜沉默。她说的倒一点不错。只是光光药材的配方,稍微在药房里呆过久一点的人都能闻出来,歪打正着也未可知。

    “那么,朕的病情?”

    苏羽歌看着他尚还未褪去青涩稚嫩的脸,有些可惜的在心中叹一口气,良久,缓缓吐言。

    “哀家听言,太医署之人曾断言皇上活不过十八岁,其实不然。若皇上少扯些阴谋诡计,心思放纯净些,不沾染杀伐之事,按时把调理的药服下。”她抬眼,像是故意一般眯起眼睛,“还是能活到二十岁的。”

    定此断论后紧盯他的脸,发现他竟丝毫没有露出慌乱的神色,反而镇定如斯的与自己直视,只是那身形略显单薄。看上去有些可怜了。

    苏羽歌感到泄气,这个面瘫,真的没有其他表情了?

    苏羽歌说出了断论后,观察青鸟连镜的表情,内心失望的发现他竟连丝波澜也没有。

    这倒奇怪了,他既不为自己的早逝而悲哀,也不为她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而惊讶。还是说他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管她知道些什么,一刀子咔嚓掉就什么后顾之忧也没有了?他也把自己藏得太好了吧,好到让她觉得有种说不出口的不舒服。

    他看上去太漠然了,就连对待自己的生命也是这样。这样的少年,还为一国之君,光是想想他今后能如何的草菅人命就令人不寒而栗。

    青鸟连镜抬起眼眸,那一刻,苏羽歌看到他的翠色瞳仁似乎有了细微的差别,仿佛有缕秋风在那瞬间从他的眼中拂过,而那为之煽动起来的情绪名为悲哀。

    “是这样啊,朕总算听了回实话。”

    尾音处稍稍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还请母后,莫宣扬此事。”

    苏羽歌很快在心里打清了他的算盘。十八岁的断论是假的,朝中势力暗中调查后就会发现,而后便误以为青鸟连镜之前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那时,面对这个不露声色的皇上就会多几分忌惮,不会在刚刚登基这回儿出手扰乱朝政。

    而他们却不知道,青鸟连镜确实身患顽疾。

    看穿这一切勾心斗角,苏羽歌扯了扯嘴角。有意思吗?她活了两千多年,对这所谓的封建君主制度也早已看透。所谓的君王天下,不过是世上最可恶的野心,将人的生命划三六九等,自己泰然出于最高点。可那子虚乌有的平衡,其实是非常脆弱的。

    她扬了扬下巴:“若哀家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

    看着她一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