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25 以暴制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某仙人呸呸的吐了几口吐沫,浓烈的臭味让他几欲呕吐,尼玛这哪是泥浆啊,简直比大便还恶心。当然作为始作俑者,他的情况还不是最糟糕的,至少溅起的臭泥大部分都飞到了别人身上,那几位中素质低的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问候某仙人的直系亲属了:

    “狗日的,哪来的野小子!”

    “弄老子一嘴臭泥,搞死他!”

    下一刻,li晓峰就感到两根冰冷的铁管顶在了他的背上,更有那不客气的,顿时就踹了他两脚。

    “头,开始闯进来闹事的就是这个小子!”被li晓峰欺负过的门卫也开始告状了。

    那膀大腰圆的大工头一听这话,脸上的横肉颤了颤,横了li晓峰一眼,冷冷道:“好大的狗胆,敢到老子的地头闹事,说!谁派你来的!”

    老子马克沁不都怕,还怕你这两杆水连珠?li晓峰心中暗暗好笑,不过嘴上倒是没说什么,但那种不屑的神情是跃然于脸上。

    大工头冷哼了一声:“嘴还挺硬啊!给我打断他两条腿!”

    “等等!”li晓峰终于说话了。

    大工头顿时嘲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感情也是个怂包!说吧,谁派你来的,说出来老子说不定饶你一命!”

    不过这人大概是没听出li晓峰刚才话语里那种冷酷的味道,完全不知道某人已经准备大打出手了。

    li晓峰冷酷的开口了:“我是打算告诉你,最好立刻放了这里所有的工人,然后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考虑只打断你两条狗腿!”

    大工头睁大了眼睛,歪着脑袋似乎怀疑耳朵出了问题,半晌他才哄堂大笑道:“你们听到没有,这个傻瓜死到临头,还敢大言不惭……打断我的腿,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什么打断我的双腿!”

    li晓峰行事,是相当随心所欲的,救瓦西里和拉达的那次,他原本就可以弄死那群小流氓,但最后也只是略施惩戒,打断了那帮混球的几根骨头。只要是罪不致死,或者没有触碰他的底线,一般也就是好好地狠狠折磨一番,出了那口恶气也就完了。

    这次就不一样了,这群工头,不光是对华工犯下了累累血债,如今竟敢威胁他了。要知道这货上辈子可是受够了欺负,最恨的就是被威胁,虽然对方的威胁对他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但是也算是触及了他逆鳞。不把对方整出尿来,都算他没本事。

    “我一般是用脚踢,偶尔也会用拳头砸!就比如这样!”

    话音刚落,随着咔嚓两声,原本拿枪顶着li晓峰脑袋的两个守卫哭嚎着抱着小腿在地上打滚。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li晓峰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踢断了对方的腿骨。

    “干掉他!”大工头怒吼一声,随即从腰里拔出了纳干左轮,大拇指扳下了击锤准备开火。

    这个愿望,无疑是好的,可惜的是,li晓峰在仙界虽不算什么高手,但在这个世界上,那可比所谓的拳王、散打王之类的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鬼魅一般的身形,就像飘动的幽魂,大工头死命的扣动着扳机,一口气将剩下的六发子弹全部射了出去,可除了误伤几个倒霉的酱油党之外就毫无意义了。

    没错,他们手上有喷子,但火器能打的是人,打不了仙人地!

    大工头看着一步一步欺上来的li晓峰,觉得牙齿都在打架,他战战兢兢地打开装弹口盖,用退弹杆将空弹壳退出来,然后哆里哆嗦往弹巢里塞着子弹。

    这一套动作本来就繁琐,他哆哆嗦嗦的就显得更是不利索,手一抖,将子弹全部撒了出去。

    li晓峰的身子,已经平平地欺到了他的面前,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意,“你刚说,要干掉我?”

    “误会,这……这是误会,真的……”大工头强打着精神,手中的手枪就像有一千多斤重一般,别说装弹了压根都举不起来,他战战兢兢地回答,“其实,我就是吓唬吓唬你……嗯,吓唬一下而已。”

    “少废话,”li晓峰直勾勾地看着他,两只蓝幽幽的眼珠,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显得越发地诡异了,“刚才是谁喊着要打断我的腿的?”

    大工头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声就跪在了泥浆中,浑身颤抖着求饶道:“我错了,我该死!”

    对此某男觉得心满意足,他就是喜欢这种居高临下掌控生死的感觉,既然对方这么“识趣”,他也就不打算搞得鲜血淋漓了,那多不和谐啊!

    这厮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知道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