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唯有一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五月初四,上午,高句丽三军齐发,向大定河北岸发起了凶猛攻击。

    安东马军亦是全部出动,利用己方优势,半渡而击,竭尽全力击杀敌军。

    午时,李风云下令,马军各部佯装力竭,缓缓后撤,以诱敌深入。

    下午,高句丽人终于抢占滩涂,登陆大定河北岸。高句丽人连续攻打四天,亦是疲惫不堪,尤其少室麟和泉百草两部,伤亡数千人,战斗力急剧下降,所以渡河之后,已难以为继,唯有昨日支援而来的师辛部,士气旺盛,体力充沛,又一战而定,将士们意气风发,发力猛攻,师辛更是下达命令,乘胜追击,再接再厉,争取天黑前杀到惠城。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惠城城外十几里外的山岗上,李风云与风尘仆仆而来韩世谔、罗艺会合,正当李风云向韩、罗二人讲述自己的围歼部署时,却看到阿史那咄尔带着一队轻骑飞奔而来。

    李风云的脸色顿时阴沉。他已经命令阿史那咄尔率军渡过萨水,深入平壤周边烧杀掳掠,想方设法为大军筹措一些粮草以解燃眉之急,但阿史那咄尔显然拒绝了这一命令,不但没有渡过萨水,反而回到了大定河战场。

    阿史那咄尔是中土皇帝册封的可汗,是李风云的盟友,不是李风云的部属,所以他有权拒绝执行李风云的命令,再说李风云的这个命令的确对突厥人不利,一旦李风云战败而逃,阿史那咄尔和他的数千突厥控弦就成了瓮中之鳖,试想阿史那咄尔在局势不明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岂敢拿身家性命行险一搏?

    阿史那咄尔的借口很简单,大定河一战至关重要,如果打好了,打赢了,不但可以实现以战养战之目标,有效缓解己方的粮草危机,还掌控了整个战局的主动权,甚至可以决定此次东征之胜负,既然如此,他孤军深入平壤周边有何意义?相反,一旦打草惊蛇,把平壤吓倒了,做出误判,命令青川守军全线后撤,岂不严重影响了大定河一战,影响到了全局大计?

    事已至此,李风云也无意追究,把矛盾公开了,还当着韩世谔、罗艺的面,势必损害自己的权威,破坏内部团结,倒不如忍气吞声,先把这一仗打完了再说。

    临近黄昏时,师辛率军杀到了距离惠城十五里外的山野,与早已等候在此的安东虎贲军迎头相撞。

    郭明一声令下,虎贲咆哮而出,仿若擎天之刃,一刀剁下,山崩地裂。

    中土大纛凌空飞舞,中土战旗漫山遍野,中土偏师终于在激战数天之后露出了虎口獠牙。

    师辛夷然不惧,命令擂动战鼓,号令将士们奋勇向前,浴血厮杀,誓死奋战。

    又急报正尾随而来的少室麟和泉百草,与中土军队迎面相撞激烈鏖战,请速速支援而来。

    夕阳落入地平线,暮色降临,天空越来越暗。

    风云军出现了,在师辛部的左翼杀出;豹骑军出现了,向师辛部的右翼疯狂攻击;北平军出现了,罗艺指挥麾下精锐如下山猛虎,直插敌后方,断绝了敌退路。

    天黑了,师辛部被四面包围了,而少室麟、泉百草才刚刚接到师辛的报警和求援,虽然他们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命令麾下将士奋起余勇,奋力向前,不惜代价突破敌人的阻击,与冲在最前面的师辛部会合,但来不及了,安东军早已挖好陷阱,更重要的是,安东兵力数倍于敌,高句丽人寡不敌众,久战之后又疲惫不堪,难以为继了。

    这时,似先不韪已率军抵达大定河南岸,正要派人渡河打探军情,却看到少室麟、泉百草的求援书信如飞而至。

    听说中土偏师出现,并且包围了师辛部,而少室麟、泉百草两部在靺鞨和东胡控弦的阻击下,难做寸进,无法撕开敌人的防线救援师辛,师辛部岌岌可危,似先不韪非常吃惊,一边命令麾下将士做好渡河准备,一边十万火急报于青川城。

    深夜,乙支文德接到了前线急报。他倒是很平静,战局突变在预料之中,前锋部队掉进敌人的陷阱亦属正常,接下来就是纠缠厮杀了,不论是两败俱伤还是高句丽击败对手,对手狼狈而逃,战局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高句丽都能顺利摧毁敌人的两路夹击之计,如此可确保鸭绿水防线坚守到雨季来临,可以给平壤争取到充足的防守时间,给高句丽赢得宝贵的生机。

    乙支文德命令似先不韪,天亮后渡河,先与少室麟、泉百草会合,三军齐发,与敌激烈厮杀,首要目标是不惜代价大量击杀敌有生力量,其次才是救援师辛部,若战局许可,可与师辛部里应外合,对敌形成反包围,予敌以重创。

    又急报平壤高建武,大战已经开始,战局瞬息万变,值此关键时刻,平壤安全至关重要,请高建武务必提高警惕,竭尽所能守护城池。

    又急告鸭绿水防线的姜以微,中土主力大军随时可能渡河攻击,请其务必小心在意,全力备战,不可大意轻敌。

    又报奏大王高元,目前战局于我有利,但我要速战速决,一旦拖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