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3章 再见伊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S.感谢:人一介的月票支持,也感谢其他书友的订阅、打赏和推荐票等支持,东邪007在此祝大家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我爱你们!!!反对盗版,请大家和我一起对盗版:Sayno!

    这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一对新婚不久的恩爱年轻夫妇过桥,河底却突然刮起一阵狂风,一下把女的卷走。原来是河里的螃蟹精看上了那女子而作怪。丈夫急得在河边大哭,差点想投河陪妻子而去......哭声惊动了水底的一条花龙,他深深为男子的痴情感动,于是飞天而出,施法将螃蟹精击杀,救出了女子,恩爱夫妻终于重聚。而后人为纪念花龙,就将河上唯一那座小木桥改建成画廊式的风雨桥,还在柱上刻了花龙的形象,称它为回龙桥。由于它能让人躲避风雨,人们又改称它为风雨桥。

    莫非这个传说是真的?这条龙就是花龙?

    可是——好像还是不对啊!花龙救人,自是来去自如,想走就走,不一定非要留恋于此啊?

    “您是花龙前辈?”

    传说不一定是真的,但也不一定是假的。

    真真假假,空穴岂能来风?

    “呵呵呵,看来你也听说过那个传说了啊!”龙前辈没有否认,反而笑了起来,然后也不等我回答,径自继续说道,“没错!我就是花龙!那个传说也是真的!”

    呃!真的!居然是真的!这……

    “不过,你们不知道的是,我在更早来到这里的时候,我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幸亏这里的几个村民倾力相救,我才活了下来。然后花了几百年的时候恢复了实力,一时感到天下无家的我,思及这里村民的恩情,我便决定留了下来,守护着恩人们的子子孙孙。而那对年轻夫妻也算是我的那些恩人的后代……”

    提起往事,花龙也想起了当年……

    花龙知恩图报、守护一生,好一条多情多义的龙啊!

    “当然,这里的村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真实存在,因为我那几百年的休养,使得他们对我的传承记忆出现了断层。而之后我诛杀螃蟹精的事情虽然真实,但是他们哪里看得见?再说我也抹去了他们的那段记忆,使得他们根本就不知晓这个事实。”

    花龙或许寂寞久了,难得有一个人可以诉说,现在居然开启了吐槽模式,我晕……

    好在我闲着也是闲着,听听高手讲故事也是挺带劲的,哪怕这些个故事太普通、少激情,可是稀罕啊——谁能听龙讲故事呢?

    舍我其谁?

    “那怎么这个传说又流传了下来了呢?”我疑惑地道。

    按道理,花龙既然消除了年轻夫妻俩的记忆,那么他们断断是不可能记得这些事情的——我相信花龙的本事!

    “呵呵呵,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花龙的语气也有点自嘲的味道,“那年轻夫妻俩尽管被我消除了记忆,但是那段经历的痕迹无论如何都是消除不了的。后来有细心、想象力大胆的人便编排了那个传说,竟然给他说得八九不离十了,真是佩服!人类的智慧真是太神秘莫测了……”

    呃!瞎猫碰上死耗子?

    我也是膛目结舌、无语之极——这他么的也太神奇了吧!?

    “花龙前辈,你就没有想过要出去走走吗?”我好奇地问道,“你守护了无数的年月,那恩情也早就报够了!”

    “够?这个是永远不会够的!除非我生命的终结……”花龙没有犹豫,直接回答,“外面?外面的世界也早就不是以前的世界了,我喜欢这里的宁静、安详,我喜欢看着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歌舞升平,我很满足……”

    呃!这是不思进取还是安于现状?

    不过,有何不可?

    这是花龙的愿望和目标,他做得很好……

    “花龙前辈!我——|”

    “直接称呼我花龙就好……”花龙打断了我的话,似乎这话里有话,却又不好明说。

    “呃!好吧!花龙——”答应是答应,但感觉和一条不知几百几千年的龙这么称呼,还是有怪怪的感觉,好像我很满意礼貌似的,“花龙!那你给我的那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会是个定时炸弹吧?

    “这个——我真不能说!”花龙语气也有点无奈,“不过我可以提示一下,三百年前一位前辈将这个东西交给我,让我交给你,就这么简单!”

    呃!三百年?那时就制定交给我?

    我晕!怎么我好像走进了一个我没有丝毫觉察的局?

    不过,瞧着花龙的意思,那是打死也不肯说的主——也打不过他,甚至他好像也不知道那东西的功用呢!

    可是,为什么那个神秘的前辈要让他在这里等我?

    300年前?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那时我的爷爷的爷爷都还不知道在谁的精囊那里呢……

    不知道的东西就不要多想,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所以我一摇头,甩掉多余的情绪,道:“花龙!真不现身一见?”

    “真不见!有什么好见的?”

    “这个——为了公平啊!你看见了我,而我没有看到你——这个不公平!”

    “你有这么幼稚的吗?”

    我汗!被鄙视了!

    这怎么幼稚了?见见都不行?莫非这厮长得丑?

    不见就不见,有什么了不起的?

    “花龙!哪那位前辈还有什么交代我的吗?”

    那前辈才是关键,花龙只是一个站桩的送信人。

    “没有!”花龙很肯定地说,不过想了想,他还是补充了一句,“很多事情都是自然而然的事!”

    “呃?这个啥意思?怎么听起来好像就只是一句废话?”

    慢慢地,慢慢地,我竟在不知不觉间和花龙随意了起来,说话也忘却了要对大高手谨慎的顾忌。

    花龙没有注意到这个状况,或许注意也根本丝毫不在意,“那是那前辈的原话!”

    呃!神秘人的原话?哪又不同了哦!

    不过,他的意思岂不是说得很明白——不用刻意去做什么,自然而然就好,一切——哪怕是拯救世界,都是顺其自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