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7章 我睡了亲表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PS.感谢:席卷天下灬丿东邪500点币的打赏支持,也感谢其他书友的订阅、打赏和推荐票等支持,东邪007在此祝大家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我爱你们!!!反对盗版,请大家和我一起对盗版:Sayno!

    人生如果没有梦想,那和一条死透的咸鱼有什么区别?

    好在我有梦想——真的有梦想——多少次云里雾里梦里我全是林一林那清新娇美的靓影,只是我终究觉得这是一个几无可能的梦……

    梦就梦了,醒了算了,岂能当真?

    当然,心中也免不了有一丝侥幸……

    于是,今天我成功了——我守得云开见月明,我今朝可抱美人归。

    当然,我们的这好事——速度够快、过程够直接、结果够显著,我喜欢!

    林一林也喜欢。

    这女人和男人不同的是,女人对这第一次很珍惜——特别是对和自己挺有好感的男人的第一次是极为珍惜的,哪怕算不上一见钟情,但起码也是一炮定终身……

    这趟玉龙雪山之旅真是收获太满意了,莫非这就是我的机缘?莫非这就是林一林的机缘?

    这个机缘我喜欢!

    而更喜欢的是,我们俩人借此不经意的双修,我们居然双双莫名其妙就突破了——我整整跃升了一个完整的层次达到了七级后期巅峰,林一林也顺利达到了七级后期。

    我晕!男女随便一躺,然后那么那么,就能取得这么巨大的效果?

    哪么我们再找个地方躺上几天再那么那么几下,岂不是一飞冲天?

    好吧!是我贪婪了!

    我其实也明白,这灵者的第一次水火交融可能有奇效,其他却只能是当作生理需求的运动罢了。

    “哈哈哈哈……”

    就在我和林一林穿好衣服,准备你侬我侬几句,再来分析这诡异的雪山之巅的时候,那可怕的笑声再度响起,好在现在只有响度,却没有任何的伤害效果……

    这他么要是这笑声一响我们就要啪啪啪——那我岂不是很快就要精终报妻?

    啪啪乐虽然好玩,我也没玩腻,但是凡事适可而止,这道理哪怕是初哥的我也是极为明白的……

    “谁?”

    “谁?”

    两声几乎同时响起,却是我和林一林异口同声——一经合体,我们竟然心心相印、心有灵犀了吗?

    我们对望一眼,都能看出双方的欢喜之意,反而对那恐怖的声音也淡了许多。

    林一林看我自然情意绵绵,但眼睛却还是饱含警惕,显然啊对那笑声极为戒备。

    我自然也如是,只是我多想了一点——这他么的我们刚才不是现场直播了吧!?

    虽然我刚才大发神威,也不在意是否被窥,但是我不想林一林被窥啊!

    林一林是我的,一切都是我的,其他人无论是谁——不管是人是神是鬼是妖,都不可玷污林一林神圣的身子——谁看了我挖谁的眼睛,要谁的命……

    哪怕对方极为厉害!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我对这笑声的主人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感激的。

    毕竟没有他的这番“相助”,我和林一林的关系鬼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但一码归一码,原则就是原则,违背原则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那人真要是看到了我们的现场直播——我还是宰了Y的,再给他多上几柱香吧!

    还别说,随着我级别的飞跃提升,没有经历过实践检验的我觉得,我现在的实力能屠杀整个世界……

    “不要紧张!我是好人!”那声音再度响起——终于说话了。

    好人?

    谁他么的脸上贴着“坏人”的标签?

    那个坏人不说自己是好人?

    用棉花糖勾引小孩子的人贩子能说自己是坏人吗?

    不过,我还真不紧张,我左手牵着林一林的左手,右手拥着她的腰——我幸福了整个世界,我怕得谁来?

    不过这厮不露面——我们还真没有办法!

    哪怕我是七级后期的听灵师,哪怕我的听灵已经在修灵界也几可能数得上号,但我还真无法判断得出那厮身在何处,触眼的仍是黑石白雪的世界——我们还是在阵中……

    “好人!你出来!”我大声喊道。

    这厮自称是好人,那么我就以好人称之,看他还能不要脸到那个程度…...

    “你——”

    林一林没好气地嗔了我一下,显然觉得我真是太调皮了,不过我是她的男人,她自然不会真的怪我……

    “我才不出来!你想杀我!”那声音的主人实在聪明。

    “不是!不是!不是想杀你!我是想感谢你!”我温柔得像诱惑小兔子开门的狼外婆。

    “你骗谁?那你手里捏着一把奇怪的飞刀干嘛?要削苹果吗?”

    那声音不知道来自何处,但是那眼神着实厉害,居然连我捏着破魔飞刀的右手都被丫发现了。

    不对!

    我靠!

    这厮眼神这么好——那么刚才我和林一林——我艹……

    无论如何得诱使这货出来赏丫一刀才行,否则这心头之恨如何能消?

    至于这货的成人之美——现在的我哪里还记得?

    可是——这货在哪?

    没有半点生源的痕迹啊……

    “这里有两个盒子,拿了快滚吧!以后再也不要来这里了!我的地盘不欢迎你们!”那声音没有了刚才的调皮,反而一本正经地说。

    这货——肯定是人格分裂症的患者……

    也在这是,突然一白一黑两只普普通通的盒子凭空出现——我的面前是白色的,林一林面前的是黑色的——很显然我们一人一个——莫非这才是我们来这里的机缘?

    那东西不会害人,这个东西是宝贝——尽管盒子很普通,但是却给人和你宝贝的感觉——我相信我的感觉!

    “走吧!盒子里的东西该用时才有用,现在你们保护好它们就可以了!再见——呃!用不再见!”那声音再度响起。

    呃!这个交代好熟悉!

    咦!花龙给我那个盒子时不也这么说吗?

    盒子,又是盒子,奇怪的盒子!

    花龙和这声音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也是受人所托?

    得!走吧!留这也没用——那厮既然不想出来,那么我们就是哭也是没用,就像花龙那样!

    人生如果没有梦想,那和一条死透的咸鱼有什么区别?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