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零五节 说服(2)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地主豪强们能进化出对抗汉室制度与法律的能力吗?

    答案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一定也必定会具备这种能力,这不是屠刀可以压服也不是宣传所可以忽悠的。 更新最快

    道理很简单,把自己代入到地主豪强的角色之中就可以想清楚了。

    假如你是一个汉室乡中地主,家有良田数千亩,奴仆以数十计,娇妻美婢,锦衣玉食。

    但这个时候你忽然发现貌似好像新来的县令看你的眼神总是很奇怪。

    再想起记忆里的那些前辈的遭遇。

    纵然你饱读诗书,明白道理,但是你能接受吗?

    估计是不能的。

    你必然会用尽一切办法来阻止可能降临的灾难。

    而这就是人性。

    从古至今不曾改变,纵然再过两千年也是如此。

    而这些人掌握着乡间的话语权,把持着知识财富,有的是手段和资源来恶习刘彻。

    从前这些渣渣力量衰微之时都知道明捧项羽,暗贬刘邦说各种风凉话,阴阳怪气的造谣。

    居然连“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这样的瞎话也说的出口了。

    感情他们捧的项羽压根不算英雄了。

    张子房、萧何、陈平、周勃、樊哙、夏侯婴……乃至于英布、彭越、田横都是渣渣了!

    只能说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谁都比不过这些渣渣。

    这些年来,随着汉室经济发展,户口增值,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对外扩张迅速,地主士绅集团也开始各自寻找着出路和解决之法。

    有人投身工商之中,大量劐取着利益,赚的盆满钵满。

    也有人矢志转型,且是向军功贵族转型(主要是北方地区)。

    更有人已经悄然的将家族向外迁徙,去往安东、南越之地,以求天高皇帝远,自得安宁。

    然而大多数人依然是保持原状的。

    这些人的怨气与不满随着时间流逝不断积累、发酵。

    哪怕那些转型成功之人,有几个会感谢和感激汉室与刘彻?

    怕是只要有机会,便要黑一把。

    这种事情不奇怪,两千年后的社会上就有无数,类似例子更是数之不尽。

    而法家的官僚和学者们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胜利和辉煌之中,浑然不知,在各地的乡绅之中,不满与怨怼在不断积累和发酵。

    只等时机成熟便会喷发出来,到时候无论是天下革鼎,还是内部变色,都有可能。

    而法家作为前朝暴政,恐怕就要被污名化和打压了。

    是以吃这个角度来说,历史上儒家的崛起和独尊,其实是整个地主集团的意志。

    强大起来的地主士绅们不允许自己继续被限制被管制。

    他们决定砸碎束缚自己的枷锁,获得世界的统治权。

    正如后世的资本一样,无论在那个国家都必定会想方设法获得权力,掌握法律,修改制度以符合自己的需求。

    想到此处,刘彻便道:“卿所言差矣!无论是严刑酷法还是陵邑之制都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夫人欲富贵以养妻儿,孝顺父母,光耀门庭,乃至于为子孙奠基,人之常理也。”

    “卿不也是如此吗?”刘彻问着杨开:“朕听说卿之俸禄、津贴与补助、赏赐大多用于卿之子嗣、族人之教育…仅仅只是为求名师之教,便岁以数十万之费!”

    他又看向其他大臣道:“卿等亦然!”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