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章 兄弟碰面政亲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过了几天,寻了个由头,贾政边将此事同贾攸说了。贾攸见他说的有情有理的,虽觉得孩子难得松快两日去读书有些累,但也不想叫人觉得在贾家一天学没上。即便他知道黛玉几个小姑娘私底下倒是带着他学了些东西,但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的。

    况且他看二哥的神色,到底还是心软了些。不管怎么说,鹏和是自己的“义子”,但是也是二哥的亲子啊!二哥此番所求,大概也是为了和孩子更亲近些吧!于是便点头应了。

    翌日就叫鹏和往二房去,上午一个半时辰、下午两个时辰,中午索性也在那里歇息了。贾政见弟弟点了头,心情也是大好,下定决心明日索性请个假,亲自看看几个孩子的水平。

    第二天一早,昨日晚间得了消息的鹏和在奶妈子的服侍下起了身,虽说他素来乖巧,也知道颇享受些读书的乐处,但这几天玩的确实是相当尽兴。因此,在得知“义父”要自己去和府里几位哥哥们一同念书,难免苦着一张脸。

    但是,这是“义父”交代的,鹏和是不敢也不愿违背的。一来是他十分懂事,也知道“义父”是为了自己好;二来,自小没有父亲的他,在见到贾攸后,瞬间就将他代入了完美父亲的模板,不论是威严又高大的“义父”,或是和蔼亲昵的“义母”,还是府里的其他姐姐,都带给他自小不曾享有的大家庭的亲情,因此他对贾攸格外濡沐,不愿意拒绝他。

    到了二房,和同样苦着脸的贾宝玉和贾环见了礼,他们平日里都在贾家家学里进学,因为鹏和的缘故,倒是特意请了假。好在不过几日,耽搁不了功课,反而能够促进几个弟兄间的感情,有贾攸担保,学堂里的先生提前布置了在家的课业,这才放心地许了他们的假。

    原本不用去上学,两人心情俱是不错。陪着鹏和,兄弟间亲香亲香,也不赖。但是,看到书房里伫着的父亲大人贾政,两人的情绪就不这么高涨了。

    贾环还好,在李氏的教导下,认识到了老爹不过言语刻薄些,嘴上多些斥责,若是没犯什么叫他无法忍受的过错,也不会动手。至于那些不好听的话语,跟着赵姨娘这么些年,她嘴里的话可比贾政的难听多了。因此,当发现父亲不过是只纸老虎之后,贾环心里倒是自在多了,只是本能地对大人出现在现场监督自己有些苦恼罢了,向贾政行了个礼,问了句“父亲安”,见他对自己点了点头,又和早就坐在房里的鹏和点头示意,便乖乖地坐到一边去。

    至于宝玉,他已经习惯性地形成了对贾政的恐惧,尤其是王氏,每每见宝玉做什么糊涂事,例如闹着要吃丫鬟嘴上的胭脂,私底下捣鼓些胭脂花粉的时候,往往要吓唬他“当心你老子捶你”,见宝玉往往被吓住了,越发惯常用这个法子。只是宝玉对父亲的恐惧却是日复一日的,见了父亲在房里等着自己,顿时便慌了,结结巴巴地问了好,额头上不自觉地冒出了些冷汗。

    贾政看着眼前的嫡子,面色有些不好,今日想着有“鹏和”在,他要表现地亲近些,脸色已经算的上是和颜悦色了。结果庶子倒是还算落落大方,嫡子这是怎么回事?他有这么吓人吗?战战兢兢的,毫无世家公子的风度!倒还不如姨娘养的环哥儿有气度。

    他是重视嫡庶血脉的人,宝玉和贾环相比较,尽管近段日子来贾环的好表现叫他有了很大的改观,对庶子也上心了不少。但是私心里,他对嫡次子宝玉抱有的期望才是最深的,尤其是当长子贾珠断了仕途的指望之后。特别是他早已发现,嫡子的天分是远远高于庶子的,这难免叫他对宝玉更加看重些。

    至于对鹏和的观感,他是复杂的,一方面,这个孩子来的不光彩,每每思及当日里自己的局促和不安惶恐,心里难免有些羞愧;但是一想到这个孩子身上流淌着的,不仅是自己的血脉,也有翰林诗书秦家的血脉,他又觉得热血沸腾。

    他来得早,已经和鹏和交谈过几句,这孩子谈吐颇为大方,尽管和贾政先前不大熟悉,但是也不拘谨局促,说话也是有理有据的。贾政心里暗想道:这才是自己最想要的儿子啊!和当初的珠儿一般,又比珠儿更大气些,在自己面前也更放的开些。

    可惜已经舍了出去,这样想,心情又低落了几分。

    宝玉却是刚刚撞到了他的枪口上,叫他的火气一下子升了上来,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连请个安都请不好!还念什么书?”这还是考虑到有“外人”在,收敛了话语的,不然,什么“小畜生”、“逆子”什么的,贾政那是张口就来。

    宝玉在他的斥责下越发害怕,贾政见屋里其他两个孩子虽说眼里看的好像是书本,但是也知道他们都在竖起耳朵听着。默默叹了口气,到底宝玉是长兄,在弟弟们面前还是给他留几分颜面吧。

    于是,贾政皱皱眉头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到位子上去,要我抬你去吗?”宝玉听了真是如蒙大赦,赶忙往自己的位置上而去。

    见几个孩子都坐好了,贾政方才说道:“你们的进度倒是都差不多,今日里就复习复习《礼记》吧,之后我来提问”坐到自己的大桌子后,细细打量着几人的表现。

    鹏和最为镇定自若,看来是胸有成竹的,他的进度比这还快些,贾政是知道的;贾环面色绷紧,看上去有些紧张,贾政明白庶子的天资的确只是平平,胜在用心罢了。至于宝玉,他恨铁不成刚地看着嫡子浑身冒着冷汗,一看就是吓着了。

    贾政简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他还没有开始发问呢,就吓成这样,着实是半点风骨都没有,畏畏缩缩的样子。贾政心里这般想着,浑然忘了,大半年前,这些形容词多是他用来评价庶子贾环的,可见这段时间来,李氏对贾环的改造有多成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