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洞房中的球形闪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北宋治平元年五月,开封城中的广阳郡王府张灯结彩,鞭炮声不绝于耳,两座石狮子镇守的大门前停满了马车,无数奴仆站在马车旁等候赴宴的主人,这些奴仆一个个也是喜色满面,因为他们今天得到了不少的赏钱。

    今天是广阳郡王大婚的日子,能够进入郡王府恭贺的人也都是开封城中有名的权贵,甚至四品以下的官员都没有资格进入府中赴宴。所以今天能够进入郡王府的人,本身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不但那些赴宴之人满身荣耀,那些外面等候的家仆也是一个个挺起了胸膛,看向外面那些凑热闹百姓的目光中都带着几分不屑。

    广阳郡王名叫赵颜,是当今圣上的第三个儿子,今年刚刚十五岁,是开封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平日里与一帮狐朋狗友打架斗殴、赌博**无所不为,无论是在勋贵中还是民间,广阳郡王都是浪荡子的代名词。

    虽然赵颜的声名不堪,但他毕竟是大宋皇帝陛下的儿子,所以当他大婚之时,开封城中有头有脸的权贵全都要登门拜贺。说起来现在的这位大宋皇帝名叫赵曙,是大宋的第五位皇帝,也就是历史上的宋英宗,史书上对宋英宗的记载不多,因为他只做了四年皇帝,今年刚好是赵曙登基的第一年,而他的大儿子就是历史上支持王安石变法的宋神宗赵顼,今日成婚的赵颜也就是赵顼的同母弟。

    郡王府中的大殿和侧殿之中,一场奢华的婚宴正在进行中,开封城中有名的勋贵与官员都带着家眷汇聚于此,一个个也都是喝的东倒西歪。本来参加别人的婚宴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不少赴宴的年轻勋贵子弟的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喜色,一个个或悲愤、或嫉妒、或颓丧的喝着喜酒,那些本是宫廷御赐的美酒喝到他们嘴里,却全都变成了难以下咽的苦酒。

    相比之下,那些在侧殿赴宴的女眷们大部分都是面带喜色,年纪大家中有儿子的贵妇们都在喜滋滋的商议给儿子订婚的事,前两年自己家中的儿子死也不肯订婚,现在应该死心了,她们也可以早点抱上孙子了,年轻的官家小姐们也一个个高兴的聚在一起,一边害羞的捂着脸,一边细声细气的讨论着哪家的公子比较有才气,日后该选一个什么样子的做夫君?

    之所以造成男女宴会上截然不同的景象,全都是因为新晋的广阳郡王妃,这位王妃姓曹名颖,本是大宋第一将门曹氏之女,不但长的倾国倾城,而且女红与才学在将门的小姐中也是一顶一的,据说还懂得医术,再加上曹氏又是大宋第一将门,当今的曹太后就是出身曹氏,曹颖就是曹太后亲侄儿的女儿,出身可谓是高贵之极。

    曹颖这样的女子自然是万家所求的联姻对象,开封城中的勋贵子弟中也有不少人向曹家提亲,却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据说是因为这位曹小姐眼界很高,根本看不上那些提亲的人。

    就在不少勋贵子弟都在为心高气傲的曹小姐而暗自神伤时,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声名狼藉的广阳郡王竟然向曹太后求亲成功,于是曹太后做主,就将自己娘家的这个侄孙女嫁给了赵颜,使得曹家再次与皇家联姻。

    一个是才貌俱佳的勋贵之女,一个是当今圣上的儿子,虽然赵颜的名声差了点,但是在外人看来,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新房之中的曹颖却显然不这么想。

    红烛影动,轻纱帐暖,新晋的郡王妃曹颖已经被好命婆挑开了盖头,身上穿着花钗大袖礼服独自坐在红牙床上,本来她身边还有两个陪嫁的侍女相陪,但之前却被她赶了出去,而且曹颖脸上也没有任何喜色,左手抓着一把精致的短剑,右手抓着剑柄,不停的抽出再插进去,光滑的剑身上寒光四射,在洞房的烛光下闪烁不定。

    曹颖出身将门,所谓将门,就是大宋世代为将的家族,这些家族有些从开国之初就是大宋的将领,比如曹颖的祖上曹彬,就是大宋初期时十分有名的将领,后来宋太祖杯酒释兵权,曹彬等人十分识趣的交出兵权,赵氏皇族为了报答这些人,于是就给了他们世代的富贵。

    不少将领的后人因为家学渊源,也成为十分优秀的将领,其中最为出色的就是曹、高两家,他们除了是将门世家外,还世代与大宋皇室联姻,比如现在曹太后和高皇后,就分别出于这两家,而且曹太后还是高皇后的姨母,由此可知这两家的家世是如何的显赫。

    曹颖的祖父正是曹太后的亲弟弟,算起来她应该给曹太后叫一声姑祖母,只是曹颖对这位姑祖母却没什么好感,因为正是她这位姑祖母做主,把她嫁给了广阳郡王赵颜,虽然她自己极力反对,但是在家族的压力下,她的意见直接被人给忽略了。

    曹颖现在是满腹的愤怒和委屈,她的相貌和才学一向都是族中姐妹中顶尖的,自小也倍受家族长辈的宠爱,族中的其它姐妹都想嫁给东华门唱名的士子,认为那些人都是大宋的英才,但是曹颖却一向都认为只有像自己的先祖曹彬、曹玮那样的大将军,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大豪杰,虽然大宋的武将地位比不上文臣,但曹颖却依然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嫁给一位少年将军,最好是像狄青那样又英俊又勇武的将军,可惜她晚出生了几十年,狄青也在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相比曹颖梦想中的丈夫,她现在要嫁的这位广阳郡王却是另外一个极端,虽然曹颖并没有见过赵颜,但却也听说过他的恶名,据说对方贪财**无恶不作,几年前因为猥亵宫中的侍女被皇后赶到宫外居住,结果到了宫外无人管束,赵颜就变得越加放肆,每日和一帮狐朋狗友出没于酒肆与妓馆,几乎每隔几天就会传出他与别人争风吃醋打架的事,至于平时欺压良善、殴打百姓这些事,更是赵颜的家常便饭,可以说赵颜的恶名在东京城中无人不知,刚好曹颖有个不成器的堂弟也每天和赵颜混在一起,所以她比一般人更了解赵颜的为人。

    想到自己的下半生要与赵颜这样的人厮守,曹颖就感觉痛苦无比,她的性格刚烈,宁愿死也不愿意让赵颜碰自己一个指头,甚至在今天早上穿嫁衣之时,还把这把她最心爱的短剑藏在身上,打算在洞房之时自杀,以此来保全自己的清白。

    只不过在曹颖出嫁时,她看到母亲边哭着边对她说对不起女儿,因为母亲虽然明知道赵颜的人品,却还不得不把女儿嫁过去,这一切都是家族的需要,母亲也无力改变。而一向刚强的父亲也是满脸愧疚,扭过脸不忍心看曹颖,鬓间也增加了不少白发。背她下楼的大哥同样唉声叹气,只有不懂事的弟弟妹妹和侄子侄女才会没心没肺的高声笑闹。

    想到自己的家人,曹颖也不由得心中一软,她一死不要紧,但肯定会牵扯到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毕竟赵颜再怎么说也是皇子,若是自己在大婚之时自杀,这明显是对皇家的侮辱,事情传扬出去后,为了皇家的颜面,他们曹家肯定会受到处罚,也许整个曹氏家族不会有事,但对于曹颖的父亲这一支来说,肯定会形成巨大的打击,甚至曹氏家族为了保全自己的声望,会把父亲这一支族人逐出家族也有可能。

    想到自己若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