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十四章 疯子赵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因为赵佳的到来,登州监狱里早已经是灯火通明,特别是关押赵佾与赵俊两人的牢房周围,更是点燃了无数火把,当赵佳来到两的牢房外时,透过栅栏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两人的情形,估计他们刚才也都听到了赵佳与赵颢之间的谈话,所以也知道是谁来了,只是这时两的表现却是截然不同。

    其中赵佾坐在床上看了赵佳一眼,然后把脸深深的埋在双膝之间,似乎根本不敢与赵佳对视。反观旁边牢房的赵俊在看到他时,却是冷笑一声道:“没想到大哥来的还真是及时,恐怕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白捡了一个皇位了,可笑我们空忙一场,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闭嘴,赵俊你这个混蛋竟然还有脸说这些,若不是你的话,陛下又怎么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赵信听到赵俊的话立即愤怒的反驳道。

    不过赵俊对赵信的话却没有任何反应,反应再次狂笑一声道:“赵信,想必你现在肯定也十分的失望吧,本来赵煦若是死了,大哥又没能及时赶回来,那么赵煦就只能在你和其它几个兄弟中挑选一个继承皇位,可是现在大哥回来了,那这个皇位肯定就是他的,不过你也不要失望,因为就算大哥没回来,你也没有任何机会,因为和你和我旁边的赵佾一样,母亲都不是汉人,所以你们注定都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

    “混蛋!”赵信听到这里气的七窍生烟,他本来就对皇位没有任何想法,可是到了赵俊嘴里,他却变成了一个利欲熏心的小人,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把门打开!”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听旁边的赵佳开口吩咐道,他竟然要把赵俊的牢门打开,可是牢房里的赵俊并没有被绑着,万一对方发疯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危险。

    “大哥。这……”

    赵信本想劝一劝赵佳,但赵佳却又再次坚决的开口道:“开门!”

    看到赵佳的态度如此坚决,赵信也有些无奈,只能吩咐监狱的官员把钥匙给自己。然后亲自把门打开,这时只见赵佳推开牢门走进来,赵俊看到这里刚想开口,却没想到赵佳快步上前照着他就是一个大嘴巴。

    “啪!”赵俊根本来不及反应,当即被赵佳的这个嘴巴子打的严严实实。他本来就身体瘦弱,赵佳这次又是含怒出手,下手极重,结果把赵俊打的身子向旁边踉跄几步,一头撞在了栅栏上才停下来,当他再抬起头来时,左边的脸已经肿了,嘴角也流出一缕鲜血。

    赵俊挨了一巴掌,但却出人意料的没有生气,反而再次站起来对赵佳嘿嘿一笑道:“大哥的这一巴掌打的好狠。记得当初父皇刚刚去世时,我与大哥他们也都进入小学学习,二叔家的几个堂兄老是欺负我们,结果每次都是大哥帮我们出头,有次我被二叔家的大儿子打了一巴掌,结果你放学后带我们把对方截住,然后让我打他十巴掌,我还记得当时胆小不敢打,结果还是大哥你替我打的,而且也是像今天这么狠!”

    “你还有脸提小时候的事。煦弟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弟弟,你却利用他的信任喂他吃下毒药,可惜煦弟却还念在兄弟之情不肯杀你,否则今天我就亲自宰了你们!”赵佳这时红着眼睛怒声道。

    “哈哈哈哈~。假仁假义而已,反正赵煦都要死了,这样做无非也就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不杀兄弟的美名,不过等到他死之后,无论是大哥你还是三叔做皇帝,最后恐怕都不会放过我们。到时我们依然是难逃一死,赵煦还真是好算……啊~”

    赵俊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赵信也终于忍不住了,上去一脚就把他踹倒在地,然后扭头对赵佳道:“大哥,别理这个疯子了,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无论什么事情到了他嘴里都变成了阴谋诡计,和这种人相处久了,自己也会变成疯子的!”

    赵俊被赵信踹倒后,这次并没有再起来,反而半躺在地上呵呵直笑,牙齿上却被鲜血染成红色,看起来的确带着几分疯狂的意味。这也让赵佳忽然叹了口气,双眼怜悯的的盯着赵俊道:“你真是个可怜可恨之人!”

    赵佳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赵俊的牢房,本来他还想问一下赵俊为什么要造反,可是看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用再问了,因为就像赵信说的那样,赵俊这家伙就是个疯子,根本不能以常理来揣测。

    出了赵俊的牢房,当下赵佳来到赵佾的牢房前,然后再次让赵信把门打开,可是赵信这时却十分迟疑的道:“大哥,赵俊的牢房打开也就罢了,可是赵佾的牢房就不必打开了,他是个武将,万一伤到人就不好了!”

    赵俊是个病夫,手无缚鸡之力,所以赵信才敢打开牢房,但是赵佾却是个武将,而且赵信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知道赵佾勇力过人,一般三五个壮汉根本近不身,而且现在赵佾又身犯死罪,这种情况下的人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所以他才不敢轻易打开牢门。

    赵佳也明白赵信心中的想法,不过他却还是坚持道:“打开吧,我有些话想和他面对面的谈一谈!”

    看到大哥坚持,赵信也只好无奈的打开牢门,然后赵佳迈步进到牢房,只见这时赵佾依然保持着把头埋在双膝之间的姿势,只是当赵佳靠近他时,才见赵佾蜷缩成一团的身子微微一颤,但之后依然没有抬起头来。

    “把头抬起来!”赵佳看着面前的赵佾忽然开口道,声音虽然低沉但却像是压抑着无尽的怒火。虽然对方表现的好像十分可怜,可是他想到病床上赵煦的样子,心头的怒火也不禁再次燃烧起来,相比赵俊,他与赵佾的关系更好,而且他也知道赵煦对赵佾这位大哥也十分尊重,否则也不会把封禅之事的安全交给赵佾处理,可是他却辜负了赵煦的信任,利用自己的身份发动了这场叛乱,这也是让赵佳最为伤心痛恨的地方。(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