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十七章 父子同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赵佳在登州监狱中一直呆到半夜才离开,不过他与赵佾的谈话却还是以不欢而散收场,而回到住的地方后,赵佳也几乎一晚上没睡,因为他根本就睡不着,等到第二天天还没亮,赵佳就从床上跳起来,然后跑去赵煦那里探望。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赵佳本以为赵煦的精神会好一些,可是当他见到赵煦时,却是再次心中一沉,因为仅仅一晚上不见,赵煦的脸色竟然变得更加难看,昨天还仅仅只是白中发青,但现在却已经是白中带黑,整个脸色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猛然间看上去就像是死人一般。

    不过虽然脸色难看,但赵煦的精神却是不错,见到赵佳到来时立刻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只是当他看到赵佳脸上的伤痕时先是一愣,接着很快露出一个苦笑道:“大哥你去牢里了?”

    “嗯,你说不要杀他,所以我去帮你揍了他一顿,虽然我也受了点伤,但我敢保证,赵佾的伤比我重得多!”赵佳也没有隐瞒,而是故做轻松的道。

    “哈哈~,打得好,我也早就想揍他们一顿出气了,可惜身体一直没好,现在大哥总算替我出气了!”赵煦听到这里也是大笑道,一场谋逆在他们口中就像是兄弟间的玩笑一般。

    正在说话之时,赵頵也来到这里为赵煦检查身体,等到号脉结束之后,赵頵特意叮嘱了赵煦几句,然后亲自带着人下去熬药,赵佳这时也找机会跑出去,然后悄悄的对赵頵问道:“四叔您实话告诉我,煦弟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

    昨天赵佳就想向赵頵打听赵煦的身体情况,只是当时赵煦急着见他。而赵頵又说赵煦的情况复杂,三言两语恐怕说不清楚,所以这才没机会说清楚。不过今天看到赵煦的样子,这让赵佳也更加担心起来。所以才特意跑出来打听。

    听到赵佳的询问,只见正在煎药的赵頵却是叹了口气,然后扭头看了赵佳一眼道:“佳儿,你应该听你父亲说过你大伯去世前的情况吧?”

    “大伯去世前?我只知道大伯是因为变法失败心情郁结,结果得了重病而亡,这和煦弟有什么关系?”赵佳听到这里先是一愣,然后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不错,你大伯当初得了重病。而且为了让你父亲有时间挑选出一个合格的皇位继承人,所以你大伯让我的老师直鲁古,以一种特殊的针灸手法激发了他残存的生命力,这样做可以延长你大伯的重合,但是一旦再次发病,就再也没有救治的可能!”

    说到这里时,只见赵頵顿了一下接着又道:“现在陛下的情况几乎和你大伯一样,他身上的毒虽然排出一部分,但剩下的却依然在严重的损害着陛下的身体,我对此也是束手无策。而且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陛下恐怕在一个月内就会毒发身亡,可是当时你和你父亲都没有赶来。陛下根本不放心离开,所以就让我针灸激发了他残存的生命力,这才坚持到现在,可是昨天剧毒再次发作,虽然救了回来,但陛下的身体已经衰弱之极,随时……随时都可能……可能……”

    赵頵说到最后时,也一下子哽咽起来,根本说不下去。他也是赵煦的长辈,当初他是亲眼看着赵顼去世的。可是现在却又要亲眼看着大哥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而他却又束手无策。

    赵佳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当听赵頵说赵煦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时,整个人也一下子呆立当场,好半天都没能缓过劲来。赵頵看到赵佳的样子,当下再次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佳儿,你也不要太伤心了,陛下对自己的身体情况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之所以强撑到现在,主要就是想等你与三哥回来,这样他可以把后事交待一下,然后放心的离开了。”

    “四叔,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赵佳这时终于清醒过来,当下也是眼角含泪的对赵頵急切的问道,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他也想要试一试。

    不过让赵佳绝望的是,赵頵这时却是缓慢的摇了摇头道:“若是有其它的办法,我们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其实对于陛下来说,每多活一天,就要多承受一天的痛苦,也许早点解脱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赵頵最后面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尖刺似的,狠狠的扎到赵佳的心里,这也让他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同时他也觉得自己昨天打的太轻了,特别是下毒的赵俊,真应该打断他的手脚让他也尝一尝痛苦的滋味。

    等到药煎好之后,赵佳亲自给赵煦端去,然后喂他服下,过了片刻药效发作,赵煦的脸色才变得不那么难看,但是这也让赵佳更加伤心,因为他也粗通药理,知道越是这样,越说明赵煦的身体完全是靠着药力支撑着,而且药效会越来越差,直到药效完全没有作用时,赵煦恐怕就再也支撑不住了。

    本来赵佳是想让赵煦喝过药后休息一下的,但是恢复了几分精神的赵煦却不肯躺下,反而拉着赵佳让他陪自己说话,特别是昨天他们聊到环球航行的事,赵煦还没有听够,毕竟对于从小困于深宫之中的他来说,外面的世界对他具有无比的吸引力。

    看到赵煦渴望的眼神,赵佳也实在不忍心拒绝,于是只能继续讲述自己的经历,赵煦也是听的津津有味,后来坐累了就躺下继续听,丝毫没有睡觉的意思。

    等到中午的时候,赵佳留下陪赵煦吃午饭,只是赵煦因为体内的肠胃受到毒伤,现在只能进食一些流食,而且数量还不能太多,只能喝拳头大的一小碗,否则他的胃根本受不了,这也是赵煦之所以如此瘦弱的主要原因。

    看着艰难进食的赵煦,赵佳也感觉心中一酸,但却强忍着没有掉泪,免得把气氛搞的太伤感,等到午饭结束后,赵煦让其它人都退下,然后忽然严肃的开口道:“大哥,我的身体情况想必你也知道了,所以有件事必须确定下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